阅橘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生命中有关与你的色彩 > 第68章 第68章生命色彩
    中午的阳光光线照耀在病房的窗口……

    随着薛莹几分钟前醒来,江辉悬着的心总算安定了下来。

    薛林在一边慰问着妹妹薛莹的情绪,江辉就像是空气人一样被他们姐妹俩无视着忽略掉。

    半晌,江辉才找到机会和薛莹说话。

    “是要去上厕所?”江辉关切地走过去问话。

    薛琳扶着下床的薛莹、神色很不耐烦的瞟了他一眼:“你滚一边去,我妹妹还不需要你这个人人渣来照顾。”

    江辉忍着脾气、低头肆意的笑了一声,丝毫不移开移步。

    “当事人都没说话,你着什么急?”江辉以傲娇口气指责薛琳。

    他转眼望向薛莹便温柔的细声说:“我要是抱着你去洗手间你会好受一些儿,我走的比你快得多。”

    薛莹抬眸眼中泪眼打转,她脸色苍白的动了动嘴角、鼻子发酸的低下头没敢哽咽出声,眼泪却已经不受控制的溢出了眼角。

    江辉见状担心的伸手靠近薛莹,他根本不管他们姐妹俩是不是同意?

    他直接拉住了薛莹的手腕,就这样江辉和薛琳一人拉着薛莹的一只手臂。

    他们都不愿意放开手、都想照顾薛莹,薛莹夹在中间两边为难。

    三人互相看看,薛莹故作坚强的说:“姐,我自己可以走,你们两个都放手。”

    薛莹的话语虽然轻柔小声,江辉听着她的意思明显感觉到薛莹在生闷气。

    记得三年前,薛琳也曾经在她生日那天为难过她。

    薛莹那时候同样不想夹在中间为难,最终准备选择自己吃完一个烧饼。

    江辉于心不忍的放开薛莹,带着心急又满是无奈的说:“别别别,你自己走可不行,让你姐姐扶着你吧!”

    他极速退后了一步,站在床边看着走开的姐妹俩。

    “你们两个要是有事叫我,我什么都听你们的成吗?”

    江辉的话语再度在病房响起,薛莹在进入洗手间前回头看了一眼江辉。

    薛莹立刻被姐姐摇晃了一下手臂,适时的提醒了一句:“你别好了伤疤忘了疼,他不是什么好东西!”

    薛莹不带停留的走进洗手间关上门,一想起三年前的事情她心里抽搐着疼痛。

    她不是不想给江辉机会,是江辉昨天那么说自己,自己在他心里原来是那个样子的啊!

    薛莹低头清冷的笑了一声,痛心到无法释怀、随之发声自言自语:“原来我在你心里是个biaozi,我在你心里原来这么不堪。”

    门外站着的人,清晰的听见了里面的哭声……

    江辉不由得脸色一沉,踱步便想走去洗手间门前敲门。

    薛琳站在洗手间门前,转眼把视线望向了江辉。

    她口语不满、一脸不屑的说:“江辉……你对得起我妹妹吗?凭什么那么说她?你以为你是什么好东西嘛?”

    “我懒得跟你讲。”江辉挥着手喊话,神色很是着急的说:“我现在给你三秒钟时间,立马给我让,你没听见薛莹在里面哭吗?”

    “江辉,我妹妹等了你3年,你这3年去哪里了?”薛琳为妹妹打抱不平。

    “她等我?”江辉有些难以接受的抬眼盯着关闭着的洗手间门,话语难受的说:“她真的在等我?”

    薛琳没有搭理江辉,她也十分担心自己妹妹的处境。

    正当薛琳回头抬手准备敲门时,他们眼前的洗手间门被薛莹打开了。

    江辉踱步走过去慰问:“莹莹,你没事吧!”

    “没事。”薛莹的回答不冷不热。

    江辉急切的拉着他的手掌解释:“莹莹,3年前我有苦衷才会离开你。”

    “我不想听,你走吧!”

    薛莹十分厌烦的打断他,不想听到他提起三年前的事情,那无疑是在自己的伤口上撒盐。

    “我会走的,你先告诉你为什么会在蛋糕店打工?我明明记得我给你交了学费。”

    “我的事情你管不着,你立刻给我走。”

    薛莹让他走的态度十分坚定,江辉一把抱着人走去床上。

    他现在只能跟薛莹撕破脸,说白一切事情。

    “告诉我你是不是真的打过孩子?”江辉放下人直奔主题。

    薛莹死不承认的装作不懂的问:“什么孩子?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真的……不知道?”

    “嗯,不知道。”

    薛莹坚持不承认,江辉只得拿出口袋里的一张化验单。

    薛莹拿着化验单看了一眼,那张单子是他三年前遗落在医院里的。

    “你想怎么样?三年前你就知道了,是你说你不要孩子的,你说他是个ye种你不会要的。”

    “我什么时候说过这话?我根本不知道你怀孕的事情。”

    江辉百口莫辩、一阵蒙圈中,他甚至不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回事!

    薛莹只得回忆着说:“我晕倒在婚纱店门外,齐帅代替我去见你,他去找你你不但不见我,你还伤了他一刀。”

    “我伤他?明明是因为他亲口说你是她的棋子,他故意让你接近我就是为了让你嫁给我,再害江家!”

    江辉的说法完全和薛莹不一致,一时间两人对视愣神。

    “我懂了,我都懂了。”江辉这才反应过来,猜测着喊道:“是齐帅骗你的,他也骗了我,这个王八羔子!”

    江辉忍不住爆粗话气得握着拳头,薛莹无心去理会他这种反应和这些话语。

    “滚,不管怎么样你现在滚出去,我们已经回不去了。”

    薛莹嘴里说着决绝的话语,心里却难受的一阵阵的发痛着。

    江辉被她说的安静下来,整理清晰神情严肃的看着她躺下拉着被子。

    她正在难受的捂着腹部,一句话都不想说。

    江辉心急的呼声传来,他已经快速坐在床边上说明:“我会查清楚这一切事情,不管怎么样你都是我的女人,你这辈子你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

    薛莹心里委屈的咬着嘴角,一句反驳的话也说不上来。

    她真的很想问一句:‘江辉……你为什么这么反常?’

    薛莹只想知道……江辉为什么会那么说自己?

    江辉这会儿再度反常、认真的说:“只要你愿意,我可以为了你变成世界上最好的江辉、只属于你一个人的江辉。”

    这样熟悉的话语传进了薛莹的耳畔,这三年他也一直是这么做的。

    薛莹似乎又想起了那天自己包的饺子,江辉弄巧成拙求婚的场景历历在目、挥之不去。

    然而物是人非,一切都是那样的变幻莫测……

    三年前的一场爱恋,对于薛莹来说只有无尽的伤害。

    她再也没有勇气去爱一次,甚至是去看别的男人一眼!

    就如三年前那样,三年时间过去了,江辉依旧把她的心填的满满的。

    江辉带着难受慢悠悠的踱步离开病房,薛莹带着万千不舍在病房的窗口看着楼下,目送着自己心中那个挚爱的少年。

    一想到他三年前说好的好好的爱护自己,甚至称呼自己的名讳是‘小媳妇’,薛莹觉得整个青春都因为他的离开变成了灰暗色。

    她认为自己心中的七彩生命色彩不是北极常年存在的七彩奇光,而是转瞬即逝的七色彩虹难以停留。

    -------------------------------------

    电话铃声响……

    江辉话语认真的冲着电话那头说:“现在按照我的要求做,她的住处、工作、甚至是学校,一切事情都帮我打点好,这三年我不在
该站采集不完全,请到原文地址:(https://www.chinayueju.com/book/28081/10611206.html)阅读,如您已在阅橘小说(https://www.chinayueju.com),请关闭浏览器广告拦截插件,即可显示全部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