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藐虽然被亲着,但耳朵时刻关注着外面的动静,当他听出来程什时已经走出卧室后,想告诉程纶危机解除,可根本发不了声。

    他只好挣扎着下地。

    “别乱动。”程纶往后退了一些,“我知道他走了,让我再亲一会儿。”

    “可——”苗藐只说了一个字又被堵了嘴。

    等被松开的时候,苗藐嘴都麻了。

    他依旧贴着墙,低头看着脚尖问:“你干嘛亲那么久啊?”

    苗藐先是听到了一声轻笑,接着程纶说:“昨晚你全程捂着嘴,我都亲不了,现在补上。”

    “哦。”

    听上去好像有点道理。

    苗藐不再纠结这个问题,又问:“我刚才是不是露馅了?要怎么补救啊?”

    “没事,我会应付。”程纶摸摸苗藐的头,“你跟从前保持一样就行了,不用刻意装作非常喜欢我,说肉麻的话。”

    苗藐点头,原来那么简单啊。

    “我先出去,你抓紧时间穿衣服洗漱,早饭要凉了。”

    “好。”

    -

    程纶出了卧室,看到程什时坐在餐桌旁,面前的早饭一点都没动。

    “终于舍得出来了?”程什时没好气地问,“苗藐呢?”

    “刷牙洗脸。”

    “叫人起来吃个早饭都那么久!”

    “苗藐还年轻,贪睡很正常。”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昨晚闹了大半宿,房子都快震塌了。”

    “是你人来修建的豆腐渣工程,怪我咯?”

    程什时被噎住,他转移话题:“你找来的演员演技不行啊,刚刚那说的什么话,浮夸又做作。”

    “你还学会听墙角了?”

    “我只是怕早饭凉了不好吃进去叫你们然后不小心听到了!”程什时嘴硬。

    “苗藐读的是海洋生物学,不是表演。”程纶摸了下碗沿,还是温热的,他放下心来,随口瞎编,“他只是最近古早偶像剧看多了,学里面的女主说话而已。”

    “你就继续编吧。”程什时喝了口豆浆,还砸吧了两下,“我不管你想玩多久,他比你小了有十岁吧,别一天到晚欺负人。”

    “您老饿了就先吃吧,苗藐不在意的。”程纶见自己老爸对着蟹黄包和鱿鱼饼都快盯出火来了。

    “是你让我先吃的,可不是我不讲礼貌啊。”程什时拿起筷子开始吃,边吃还边抱怨,“你怎么就不能找个年龄阅历相仿的呢?”

    “我记得你之前说过我找个人就成。”

    不是人的苗藐正好出了卧室。

    “苗藐来了啊,”刚刚还吹胡子瞪眼的程什时看到苗藐立马露出和蔼的笑容,“赶快过来吃早饭!”

    苗藐走到餐桌旁,本来还有些低落的他一见到早饭,阴霾情绪一扫而空:“炸虾球!”

    “程纶一大早去海鲜市场挑了最新鲜的虾,买回来自己剥壳去虾线腌制再裹了馋死隔壁小孩三件套后下油锅炸。”程什时说,“知道你喜欢吃海鲜,他还指使我去排老长的队买蟹黄包和鱿鱼饼。”

    原来这就是男朋友的待遇吗?

    苗藐的口水已经疯狂分泌了,可为了在程纶的爸爸面前维持良好的形象,还是慢条斯理地夹起虾球小口小口吃。

    “早餐店里又不是没有炸虾球,也不知道他费个什么劲……”程什时状似埋怨地说。

    “店里用的是冷冻虾仁,没自己现剥的新鲜。”程纶说,“我麻烦点没事,苗藐吃得开心就好。”

    苗藐感动得想扑上去,可碍于程什时在,他还是矜持地吃虾球,只不过速度逐渐加快。

    当程纶的男朋友好幸福啊,也不知道将来谁会有这个福气。

    苗藐一想到自己比程纶大了七十多岁,顿时有些泄气。

    眼看着炸虾球快被自己和程什时吃完了,苗藐问程纶:“你怎么不吃虾球啊?也没动蟹黄包和鱿鱼饼。”

    “他啊从小就不爱吃海鲜,再新鲜的他都能吃出腥味。”程什时说,“别管他,我们吃我们的!”

    苗藐依旧看着程纶,他只喝了碗白粥配煎蛋,看上去寡淡极了。

    “快吃吧,吃饱了我先送你去上学。”程纶说,“时间不早了。”

    “哦。”苗藐不再注意形象,大口大口吃起来。

    -

    到了学校门口,苗藐解开安全带正要下车,被程纶抓住了手。

    “怎么了?”苗藐回头问。

    “今天最后一节课是什么时候,我过来接你。”

 &n
该站采集不完全,请到原文地址:(https://www.chinayueju.com/book/41683/10611209.html)阅读,如您已在阅橘小说(https://www.chinayueju.com),请关闭浏览器广告拦截插件,即可显示全部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