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橘小说 > 其他小说 > 最深念想 > 第32章 第三十二章
    时间倒退, 回到晚上六点多,劳斯莱斯驶达百货中心的停车场。

    后门打开,谢祁琛下了车。

    口袋里手机响起, 男人接起电话,往前走去:“……嗯,我到了,你们在哪儿。”

    两分钟后, 百货中心顶层的高级餐厅里,包厢门被服务生推开,里头的人纷纷转眼,看到来了的谢祁琛,一瞬间气氛燃起:

    “咱们重中之重的贵客总算来了啊!”

    “阿琛,等你老半天了!”

    “你们这几个没眼力见的,现在应该要叫人家谢总了啊哈哈哈哈哈!”

    “谢总,你出国几年回来, 是不是把我们全忘记了吧,你不会这么恩断义绝吧!”

    谢祁琛看着他们, 眼底浮现兴味,“没忘,屁话还是这么多。”

    笑声不断, 一行人请谢祁琛进去,有人把目光投向宋然夏:“阿琛,今天宋女神回国,你俩好久没见了吧?”

    坐在中间、一袭红裙的女人起身,目光落在谢祁琛身上, 眼底流动开嫣然的笑意:

    “祁琛,好久没见了。”

    谢祁琛看向她, 淡淡应了声,随意寒暄:

    “现在要回国发展了?”

    “对,我爸逼我回来接管公司,只能被迫放弃在国外发展了,”宋然夏笑,“你不是跟我一样吗?现如今都是翱创科技的ceo了,如果可以的话可以多多合作啊谢总。”

    “嗯。”

    “你们俩够了啊,同学聚会怎么搞得跟应酬一样,两位大佬能不能今天不谈公事!”

    宋然夏笑:“不说了不说了,大家都坐吧。”

    众人入座圆桌,宋然夏旁边的椅子被空了出来,自然而然给了谢祁琛。

    有男生感慨:“大家聚一次不容易啊,突然想起当初的大学时光,要说我们当中最夺人眼球的就是阿琛了啊,当时全校公认的超级大帅哥!”

    陆子安笑:“可不是吗,跟他在校队打球,我们这个队粉丝明显人多啊,多少女生追求他啊,可愣是没有一个女生能从他口中要走他的联系方式,妥妥的冰山。”

    宋然夏想起曾经,也笑了:“我记得当时好多女生都追到机房来找阿琛要号码了,每天我还要帮忙赶桃花。”

    “宋女神你不也很多人追啊,你看看,几年过去还是这么漂亮。”

    “老彰你就别打趣我了,在国外搞研究一年,我都感觉自己瞬间苍老了,”宋然夏看向身旁的男人,“倒是谢神还是这么帅,肯定还很招女生惦记。”

    “可不嘛,阿琛一直都招女生惦记。”

    荀霍笑得意味深长:“诶,可是现在人家可不敢惦记他啊,名草有主了!”

    “哇哦……”

    说到这事,大家激动起来:“我真没想到以阿琛这个不近女色的性子,这次回国竟然光速闪婚!”

    “对啊阿琛,你结婚这么大的事都没主动告知我们这帮朋友,甚至我都不知道新娘是谁!”

    陆子安跳出来解释:“你们以前见过,就是经常跟在阿琛身边那个叫檀茉的妹妹。”

    有不知道这事的人震惊:“我靠竟然是她?!我有点印象,那个女生长得很漂亮,可她不是和我们差了好几岁吗?”

    “祁琛,你什么时候把人家带出来给我们看看啊,不准金屋藏娇啊。”

    男人清浅开口:

    “改天,等有机会。”

    大家打趣着谢祁琛,宋然夏末了含笑拦下:“行了,你们就别调侃今天的寿星了。”

    “寿星?!”

    “对啊,”宋然夏问谢祁琛,“今天我记得是你的农历生日,对吧?”

    谢祁琛的确不记得了,“我一般不过。”

    “妈呀,女神你这都还记得呢,偏心啊。”

    宋然夏笑,“别乱说,你们好多人的生日我都记在备忘录里,哪次我没给你们发祝福?”

    荀霍笑着站起身:“女神交代我,还让我买了生日蛋糕,所以今天就是同学聚会加女神的接风洗尘宴,再来给阿琛过生日,三件好事啊。”

    “来来来,”有人跟着起身,举起杯,“我们先干一个,欢迎女神回国!也祝阿琛生日快乐!”

    “来来来,干杯——”

    ……

    包厢氛围热闹,笑声此起彼伏不断,大家许久不聚,有很多话想聊。

    席间,谢祁琛的话并不多,更多时候他都是安静听人讲着,只有调侃到他时,男人眼底浮现极浅的笑意,偶尔会开腔毒舌几句。

    所以他一直给人疏远冷淡的感觉便是因为此,不过大家也都见惯不惯,知道他从不会对任何人太过主动热情。

    最后蛋糕端了上来,大家给他庆生,谢祁琛是从不在意这样的日子,但也收到了大家的心意,偷偷安排温诚去结了今晚的账单。

    酒过三巡,添了几分薄醉,众人可还没聚够,走出餐厅到达一楼,便商量要继续去唱歌。

    宋然夏应下,看向谢祁琛:

    “阿琛,那你是要回家,还是和我们一起去唱歌?”

    时间回到现在,而这一幕,就恰好落在不远处正在等车的檀茉眼中。

    檀茉听到宋然夏询问,随后见谢祁琛说了句什么,继而跟他们一同往前走去。

    一行人说笑着,渐行渐远。

    声音也慢慢消失在檀茉耳边。

    路灯下,小蝇虫不要命地往光线里扑。

    橙黄灯光落下,打亮小小的一个落寞身影。

    檀茉站在原地,捏着帆布包的手慢慢松开,默默收回视线,始终没有开口去叫谢祁琛的勇气。

    好久没见到宋然夏了,如今的她果然变得更漂亮了。

    看样子,他们几个同学许久未见,今晚应该玩得很开心,谢祁琛应该也和他们一同去唱歌了……

    檀茉垂下黯淡的视线,纪舒的兰博基尼终于驶来。

    上了车,檀茉随口把刚刚看到的那幕告诉纪舒,纪舒也没想到会这么巧,安抚她:

    “他们今晚应该就是普通的同学聚会,说不定你回到家,就看到谢祁琛了呢?”

    “嗯……”

    末了,檀茉被送回了别墅。

    和纪舒道别,她独自一人走进别墅,看到里头静悄悄的,没有人回来的痕迹。

    果然,谢祁琛和他们一同去了。

    檀茉换了拖鞋往里走,点开手机,恰好翻到微信朋友圈的半个小时前,荀霍随手发了段短视频。

    点开一看,是段包厢里的场景,里头的人欢声笑语,餐桌上摆了个生日蛋糕。

    大家正在说笑着给谢祁琛送上生日祝福,而谢祁琛旁边坐着宋然夏,女人含笑插着蜡烛:“荀霍我交代你定蛋糕,你定得这也太小了,阿琛生日你这么没有诚意啊?”

    檀茉微怔。

    没想到宋然夏也记得谢祁琛的生日,也准备了蛋糕。

    檀茉退出朋友圈,锁上手机屏幕,慢慢走去厨房。

    打开冰箱,她看到自己早晨做的蛋糕。

    这个蛋糕是她自己设计的,几圈洒满五颜六色糖果碎屑的淡蓝色奶油中间,是一只用奶油挤成的小白熊,右边还站着个穿着黑西装的卡通小人。

    这是檀茉想起那天在翱创门店兼职,她扮演小白熊遇到谢祁琛的场景,一个代表她,一个代表他,底下她还笨笨地写了“生日快乐”四个字。

    可是现在,奶油有点融化了,西装小人倒了。

    她花了好久时间挤出来的小白熊,脑袋也塌陷了,显得格外颓废。

    “本来就不好看,怎么现在更丑了,比别人送的蛋糕难看多了呜呜呜……”

    她忽而破防,脑袋靠在冰箱门上,委屈巴巴得红了眼眶。

    过了会儿,她抹掉眼泪,把蛋糕重新放回冰箱,走上楼,窝在客厅的沙发里,把自己缩成一个球,逐渐困意上头。

    别墅里,安静得落针可闻,没有生机。

    临近十点,楼下终于响起开门的声音。

    谢祁琛回到了家。

    他看到二楼亮着微弱的灯光,走上了楼,看到客厅里,小姑娘蜷缩在沙发上睡着了,身子单薄。

    他眉间微拧,走了过去,拿起旁边贵妃椅上的毛毯,盖在她身上。

    檀茉被动静吵醒,睁开眼看到谢祁琛,眼底微怔,“你回来了……”

    “嗯,怎么在这里睡觉?不冷?”

    檀茉坐起身,低低垂眸没看他:

    “没事,我就是太困了,在这里躺了下。”

    “抱歉,等我很久了?今晚后来有点事就回来晚了,你说的新品试吃要不要改到明天?”

    檀茉闻言,轻轻摇头:

    “不用啦,我今晚叫了纪舒来,都消灭干净了。”

    谢祁琛半蹲在沙发前,察觉到她闷闷的情绪,“怎么了,不舒服?”

    男人温柔的话落于耳边,檀茉心间泛起涟漪,她抵触这种不受控在意他的情绪,“没事,可能是有点困了。”

    谢祁琛起身,走去倒水。

    她抬眸看他的背影,动了动唇,开口声音轻轻:“你和夏然姐好久没见了吧。”

    “你还记得她?”

    “嗯……”她瘪瘪嘴,努力压下话中的酸意,“今天晚上你们玩得挺开心?”

    男人端了杯温水回来给她,不甚在意,“就那样,大家许久未见,约出来吃个饭。”

    “她现在……”

    谢祁琛的手机适时响起,他拿出手机,檀茉瞥到上头的“宋然夏”三个字,语气顿住。

    随后男人接起电话,走去继续装水,声音浅淡:

    “对,刚到家……”

    几分钟后,他道:“知道了,再联系吧。”

    说完,谢祁琛挂了电话,看向檀茉:“你刚刚说什么?”

    所有的话到嘴边却突然说不出口,小姑娘摇摇头:“没事,我想先去休息了。”

    谢祁琛以为她是真困了,摸摸她的头,“嗯,早点去睡。”

    檀茉起身,走到自己的卧室前,忽而转眸看他:

    “谢祁琛……”

    男人抬眸对上她目光,“怎么了?”

    她压下心底的怅然若失,浅浅弯起唇角,“生日快乐。”

    或许他并不需要她准备的生日惊喜,因为有很多人陪他过了,那至少他这一天是开心的,就很好了。

    他诧异:“你记得?”

    “……嗯。”

    他不知道,其实她每年都记得,甚至比自己的生日都要记得牢。

    最后檀茉回到卧室。

    关上了门,她靠着墙,转眼直直盯着窗外皎洁的月光,叹了声气-

    一阵冷风过境,一夜醒来,凋零的树叶洒满地面,荔城还未进入春季,冷如冰窖一般。

    昨晚檀茉翻来覆去,直到两点多才睡着,早上一睡就睡到了十点多。

    醒来后,昨晚的事在心里消化了许多。

    她向来如此,睡一觉心情就会平缓。

    她安慰自己,或许很多事情都是她多想了呢,其实也没什么大事。

    洗漱完,走出房间,檀茉看到客厅里,男人正坐在落地窗边的沙发上看杂志,一身家居服,悠闲淡然。

    男人闻声转眸,眸光透过金丝边眼镜落在她身上:“醒了?”

    “嗯,”檀茉呆愣,“你今天怎么没去集团……”

    “今天是周末。”

    他淡声反问:“怎么,这么不希望我在家?”

    檀茉窘然,“没有,我忘了今天是周六了。”

    “先下楼吃早餐。”

    檀茉点点头往楼下走去,点开手机,她收到一条消息。

    她更新视频的d站官方最近有个半公益半娱乐的综艺节目,每期节目会邀请了几个知名博主共赴陌生的地方开展旅程,为期一周,主要是探险采风或美食记录,还有开展当地的公益事业。

    这期节目在美食区这边,节目组邀请了檀茉,希望她能够参加。

    檀茉收到邀请后,把电话打了回去,和节目组聊了下大致的行程,机会难得,这档节目的口碑向来不错,檀茉想了想觉得挺好的,出去增长下见识,做做公益,也可以提高自身的知名度,便答应下来。

    对方说过两天会和她再确定具体的内容,檀茉应下。

    挂了电话后,她走到餐厅,阿姨看到她,上前询问:“太太,冰箱里的蛋糕要怎么处理啊?”

    檀茉怔了下,想起来了这件事,“要不然先放着吧。”

    她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拿出来。

    “对了,昨天的事不要和先生提起,”她道,“你们就当做什么都没发生吧。”

    阿姨愣了下,“好……”

    檀茉在餐桌前坐下,阿姨端上早餐。

    过了会儿,谢祁琛走了进来,手里拿着电话:“周一fg会派人来集团,你负责后续和他们交涉,跟进一下。”

    檀茉听到“fg”两个字,拿着餐叉的手顿了顿。

    她记得这是宋然夏家里企业的名字。

    半晌,谢祁琛打完电话,她抬头看他,忍不住问:“翱创要和fg科技合作吗?”

    “正在背调中,还没决定,”谢祁琛在她对面坐下,接过阿姨送来的咖啡,“fg是宋然夏家的公司,主研电子通信,他们在国外也有市场,说不定有合作的空间。”

    她轻轻应了声,“所以……是因为然夏姐你才答应的吗?”

    男人闻言,掀起眼,漆黑目光和她对视,轻笑一声:

    “想什么呢?我做生意只考虑利益。”

    檀茉抿抿唇。

    好吧,不愧是他这个冷血的资本家。

    谢祁琛问她:“明天有没有安排?”

    “嗯?”

    “陪我去参加个同学的婚礼,是大学班里的同学,昨晚给我发了请帖。”

    檀茉听到是大学同学,微怔:“可我和他们不熟,也没请我,我去不太好吧……”

    “谁说没请你?昨晚一个个吵着闹着说要见你。”

    “他们想见我?”

    “嗯,很多人都对你很好奇。”

    谢祁琛唇角跃上笑意:“谢太太,给个面子么?”

    檀茉耳热,指尖轻轻拨弄着衣角,思来想去还是答应,“行吧。”

    “时间是明天中午。”

    “嗯。”-

    一个早上,谢祁琛待在别墅看书,檀茉也做着自己的事情。

    周末的时光惬意悠长,带着檀茉的心情也稍稍好了些。

    晚上,檀茉把明天要陪谢祁琛去参加婚礼的事情告诉了纪舒。

    纪舒听完,觉得挺好:“这不是说明谢祁琛没打算在他同学面前隐瞒和你的关系吗?肯定要去!你去了正好,宣誓一下主权,说不定还能杜绝掉某些人的歪心思呢。”

    檀茉知道她指的是宋然夏,尴尬:“可能人家并没有其他的心思,是我自己想多了。”

    毕竟檀茉从没听过宋然夏正面回应,可能一切都是她陷在其中太过患得患失,给自己捏了个假想敌罢了。

    而且她最在意的不是宋然夏,而是谢祁琛对宋然夏的想法。

    “我理解,喜欢一个人怎么可能不会胡思乱想?如果人家不喜欢正好,省得某个人天天跟个小醋缸一样。”

    檀茉脸红,“你说谁小醋缸呢!”

    纪舒笑,“是谁心里清楚,我隔着屏幕都闻到醋味了。”

    檀茉幼稚如小女生的心思被戳破,她把脸闷进被子里,“我表现得有这么明显吗……”

    其实她已经在竭力克制自己的情绪了,也不敢在谢祁琛面前表现出来,可内心还是会在意。

    “没事,别多想,明天去呢再说。”

    晚上睡了一觉,第二天醒来,檀茉吃完早餐就回到了卧室,开始偷偷挑选今天要穿出门的衣服。

    早上十一点多,她终于把自己打理好。

    她今天一身不规则复古长裙,面容在阳光下如琉璃精致的白瓷,晃出养眼的娇嫩,脖颈修长,荷叶边的领口露出雪白细腻的锁骨,如绸缎的乌发散落在肩头,檀茉长相偏稚嫩,配上明艳的裙子,能将两种气质完美结合。

    她站在镜子前打理着,忽而身后传来一阵低沉含笑的男声:“总算挑好了?”

    她倏地转头,看到谢祁琛站在门口,正打量着她。

    小姑娘指尖捏紧裙摆,白皙的面容浮上粉茸茸的颜色,心虚咕哝:

    “我是刚刚发现那件衣服不太舒服,所以才换了一件……”

    谢祁琛走到她面前,垂眼看她,眉梢吊起:

    “别穿太漂亮。”

    “啊?”

    他俯身和她平视,泛起笑意的黑眸倒映她:“知不知道自己很漂亮?再打扮下去就要喧宾夺主了。”

    檀茉闻言,心跳加速,偏开眼不看他:“得了吧,比我漂亮的女生多了去了……”

    谢祁琛笑了笑,“真的么?倒是没看到几个。”

    檀茉羞得不想搭理他,手腕就被拉住:“走了。”

    她心间泛起甜意,跟着他出去。

    往楼下走去,谢祁琛手机震动了下,他拿出来看到温诚发来的信息:【谢总,明晚的旋转餐厅已经定好位置了,还有花束和礼物,都准备好了。】

    这段时间,谢祁琛想要告白的念头越来越强烈,所以他已经事无巨细地安排好了,明天晚上就和小姑娘坦白心意。

    谢祁琛回复完,收起了手机。

    出了门,半个小时后,车子驶达荔城市中心的一家五星酒店。

    下了车入门,檀茉跟着谢祁琛进入电梯,檀茉看着楼层数字不断增高,心间悬起,莫名紧张。

    不过之前她见过陆子安和荀霍,倒是觉得他们挺好相处的。

    到达楼层走出电梯,外头一个盛大的宴厅门口被粉白气球浪漫装饰着,一看就是举办的婚宴。

    谢祁琛带着她过去,新郎新娘看到他们,笑着上前迎接:

    “阿琛来了,欢迎欢迎——”

    走到面前,谢祁琛唇角挂起淡笑:“恭喜爱情长跑成功,新婚快乐,百年好合。”

    “谢谢,不容易哈哈哈……”

    新郎伍源转头看向他身旁的檀茉:“我记得,这是那个檀茉小妹妹,你俩也是新婚啊!”

    檀茉面色微红,和他们问好,随完份子钱后,伍源说很多同学已经到了在里头了,让他们先进去坐。

    两人进去,谢祁琛问檀茉:“对新郎有印象么?以前经常和我打篮球的。”

    檀茉笑了笑点头:“记得,伍源哥还给我买过零食,人特别好。”

    谢祁琛轻笑一声,嗓音低沉入她耳:

    “哥哥以前也对你那么好,怎么都不记得了?”

    檀茉脸红辩驳:“我全都忘了……”

    很快,两人被领到大学同学所安排的那一桌,到场的几乎都是那晚同学聚会的人,他们看到谢祁琛身旁的檀茉:

    “哇哦,阿琛这是领来了谁啊!!!我们掌声欢迎这对新人登场!”

    “今天我们总算见到嫂子了啊……”

    在场男人女人的一大片目光如同蜜蜂朝檀茉围剿而来,好奇打量,或是八卦探究。

    “嫂子,你是不是得自我介绍一下啊?”

    掌声雷动中,檀茉面色泛红,开口:

    “你们好,我叫檀茉。”

    感受到她的紧张,谢祁琛的手搭在她背上,无奈开口:“你们别吓着她。”

    “呦,这么护着啊!”

    大家笑着招呼:“来来来,你们赶紧坐。”

    两人坐下,有男生给他们拿饮料,他看着檀茉:“之前我见过檀茉妹妹,就是以前经常被阿琛带在身边的,女大十八变,现在妹妹变得更漂亮了啊!”

    “对啊,我们今天还在猜测以谢祁琛这样的帅哥要什么样的女孩子才能配得上,现在看来是阿琛赚到了啊。”

    男人对上檀茉的眼,勾唇:“嗯,是我赚到了。”

    檀茉心尖微动,旁边忽而传来声音:

    “诶,宋女神来了!”

    檀茉转头,看到盘旋在心底的身影出现在视野里,朝他们走来。

    女人一头黑色长发,长裙摇曳,皮肤白皙,五官却十分柔和,妥妥的中国古典的大美人。

    “抱歉,刚才路上堵车,我来迟了。”

    宋然夏笑着和大家打招呼,视线一转,最后落向谢祁琛,以及他身边的檀茉。


该站采集不完全,请到原文地址:(https://www.chinayueju.com/book/47616/10611213.html)阅读,如您已在阅橘小说(https://www.chinayueju.com),请关闭浏览器广告拦截插件,即可显示全部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