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橘小说 > 其他小说 > 65亿人看我弑主证道 > 第35章 第35章
    “那你下午有空么?”

    “我家的宅子离这里不远。”

    周江峰眼神诚恳地看向何无,是了,他本就是沁源县的人。

    何无却摇头:“抱歉,我没有那个能力,无法改变什么。”

    周江峰有些急:“可是你一看到我便知道我父亲有事,怎么会没办法救我父亲呢?”

    何无:“事已成定局。”

    此话一出,周江峰面色衰败。

    随即他情绪激动起来:“你在这里装神弄鬼是吧!我父亲不可能死!”

    “什么小心身边人,我看你是故弄玄虚。”

    “你给我滚出沁源客栈。”

    说着,他的剑便出了鞘,他作势要剑指何无。何无周围的陈昆等人见状立刻按剑起身。

    一时间,气氛再次恢复先前的剑拔弩张。

    何无两指安上了剑身。

    周江峰没动,只是冷冷地看着她。

    何无忽然开口:“你知道今日是什么日子么?”

    “什么日子。”周江峰表情僵硬。

    少年声音平静。

    “明日立秋。”

    “今日是节气交接前夕,气最弱。”

    “你的印堂发黑有凹陷状。”

    “无力回天。”

    这些都是武叙随手把手教她的。

    她抬眸看向周江峰:“节哀顺变。”

    周江峰却像是忽然被抽空了力气似的,剑无力地垂了下去,他的眼眶慢慢红了。

    “和能破灾。”

    “不与我们交手,不在外生非,你还能回去见你父亲最后一面。”

    “否则便是死别。”

    话音落下,大厅里的人看见周江峰发了疯似的冲出了客栈。

    众人不解,唯独魏新书院的参赛者们听全了刚才的对话。

    他们对何无刮目相看。

    何无竟然还会算命之术。

    就连向来波澜不惊的周枋,此刻看向何无的眼神也带上了两分惊诧。

    “何无,你什么时候学的算命的本领。”

    率先发话的是谢如君,他眼神此刻充满了好奇。

    “对啊对啊,听起来好神啊,我们学院的老师也没有开算命课啊。”

    “听说何无你小时候碰到了一位高人收你做徒弟,是不是真的。”

    孙源看着何无,目光灼灼。

    他在心里对这些人的问话嗤之以鼻:哪有什么高人,何无身体里面住着的大佬要是出来了,保准吓得他们魂飞魄散。

    总之孙源在心中愈发坚定了对何无是大人物的这一认知。

    何无只是点了点头:“确实是我很小的时候,那位教我的。”

    “现在用得上,我便恰好给他算了一相。”

    众人听得又来了兴趣:“何无,能不能给我算算?”

    陈昆:“给我也算下呗。”

    就连谢如君和许慧也都用期盼的眼神看着她。

    但少年只是摇了摇头。

    “我只懂皮毛,而且不愿意给认识的人算。”

    “命这种东西,虚无、缥缈,而且一旦算了,便要深刻地影响人。”

    “刚刚是不得已。”

    少年的话听在众人的耳朵里很是舒服,但是大家却对她的话似懂非懂。

    同行一名叫江宇伟的人问她:“什么叫做虚无缥缈,但是又会影响人?”

    何无听到他的问题,也没有不耐烦,她沉默了一下,然后用那种她惯常的白开水一般的语气朝那人道:“若是我说你命中迁移犯险,一旦远行,便有杀身之祸。你感觉如何?”

    江宇伟打了个冷颤,道:“心惊胆战。”

    何无笑了笑,语调像一个个飘在半空中:“那便对了。”

    四下一片寂静,谁也不谈算命的事了。

    武叙随教了她天机道也提点了她人间道,何无都学了一点,书也看了一些。

    武叙随对何无的原话是:“命这种东西,信则有,不信则无。”

    “实际上却并非如此,真正的说法应当是:信则有,不信则伤。”

    何无本能地不太愿意按照规则行事,她也不愿意看相和算命。

    看、听、思之始,是不看、不听、不思。

    易学到最后求得的境界,也不过是不看、不听、不思,顺其自然。

    而若是以结果来论一切,那一切看、听、思都变成了早有预谋的了。

    何无要走的不是天机道,也不是人间道。

    在无所谓知道之前,她走的便永远是自己的道。

    安静间,何无说了最后一句话,平淡的调子,但那内容却有如惊雷。

    “只有无力回天之人,才会相信天命所归。”

    刚刚担惊受怕的江宇伟,只觉得心中忽然被一道沉稳的力量安抚了。

    “那你刚刚说周江峰要小心身边人是什么意思。”

    何无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遥遥地,朝沁源书院那一堆学子看了一眼。

    很快,周江峰丧父的消息便传回客栈。

    魏新书院的人听到了之后,各个面面相觑。

    第二日一早,秋比的工作人员便领他们去看了场地。

    “武斗的场地在东边,明日抽签决定出场顺序,文斗的场地在西边,分上下两场,座位已经提前排好了,明日看座次表去找自己的位置即可。”

    许慧和何无一路,另外几人一路,各自看场地去了。

    实际上这场地也没什么好看的,路上许慧看着何无,欲言又止。

    “学长,你有什么事想问我么?”

    许慧:“何无,你可知道今日周江峰没来?”

    “听说他父亲昨天晚上过世了,现在正在筹办白事。”

    何无看向许慧,一双眼睛干净漆黑。

    “我昨日便说了。”

    许慧:“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能算得这么准,太不可思议了。”

    何无:“学长感兴趣么?我随身带了易经,你要是感兴趣可以看看。”

    许慧却连忙摆手:“不用了不用了,我就是单纯好奇。”

    “子不语怪力乱神,我一介书生,心中养浩然之气便可。”

    少年静静地看了他一会儿,点点头:“也是。”

    许慧摸了摸鼻子。

    不知为何,自从知道何无会算命这种玄学之后,他感觉何无的一举一动在他眼中都蒙上了神秘的面纱。

    “你幼时的老师一定是天地大能,这是莫大的机缘啊!”许慧眼中没有嫉妒,倒是很为何无开心的样子。

    少年闻言点点头:“也许吧。”

    那莫须有的姓吴的老人,现在不知道骑着白鹤去哪里了,给他们留点想象也是好的。

    她一时间也并不打算否定这些传闻。

    当天晚上,周江峰回到了客栈,他回了自己的房间一趟,随即便找到了客栈的员工,由此知道了何无的房号。

    何无正在写字,门便被敲响了。

    她微不可查地皱了皱眉。

    “谁?”

    外面传来声音:“是我,周江峰。”

    何无打开房门,没有请周江峰进屋的意思。

    她看到周江峰此刻左边的天灵盖已经完全凹陷下去了。

    “节哀顺变。”

    少年的话说不上带上了什么情谊,但是让周江峰白天积攒的情绪瞬间上涌。

    何无有些奇怪地看向周江峰。

    何无发现总是有人在自己面前掉眼泪。

    “节哀顺变。”

&nb
该站采集不完全,请到原文地址:(https://www.chinayueju.com/book/48484/10611215.html)阅读,如您已在阅橘小说(https://www.chinayueju.com),请关闭浏览器广告拦截插件,即可显示全部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