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橘小说 > 其他小说 > 祸福符 > 第二五〇章 先受着
    见这招不好使,李正坤忙改口道:“行行,你不愿喊就不喊呗,急什么呀。既如此,我们就进入直接谈判,但在谈判之前,我有一个条件。”

    “不许谈条件,要谈便谈,不谈就闭嘴!”包升权几乎咆哮起来,被李正坤这小王八蛋牵着鼻子走的感觉几令他发疯。

    李正坤道:“我这个条件是为你好,请你摒退左右,这等机密之事,还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我双手被铐,能对你有什么威胁?如果你还不放心,可拿绳子来,将我绑在椅子上。”

    这个条件倒出乎包升权意料,他想了想,觉得李正坤所言在理,大厅中央有一根粗大的承重柱,便命保安拿来绳子,将李正坤结结实实绑在柱子上,然后隔桌坐在柱子对面,桌上放着一把冲锋枪。这种格局,别说李正坤被结实绑在柱子上,就是不绑,只要他一乱动,包升权伸手抓起冲锋枪便一是梭子,十个李正坤也会被打成蜂窝。

    费洁因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又铐着双手,只将她绑在椅子上,不能自由移动即可。

    包升权命保安退出大厅,在门口守候。

    “这下可以说了吧。”包升权道。

    “我还有一个小小的要求。”李正坤道。

    包升权呼地一声站起,一把抓起冲锋枪,双眼瞪如铜铃,就要搂火,李正坤忙喊道:“黄金就在岛体里面一个山洞里,我知道入口。”

    听见这句话,包升权扣在扳机上的手指才没收紧,李正坤要是晚喊两秒钟,估计此时身上已有几十个大洞了。

    包升权放下枪,气哼哼坐下:“李正坤,我不知道你是人是鬼,但你真的在消耗我的耐心!你要是再胡说八道,老子立即突突了你。”

    李正坤道:“你在这岛上经营了这么多年,对这批黄金却一无所知,可见日本人当年藏得多深多巧,情况之复杂,绝对超出你的想象。我觉得你应该找个人来做记录,否则,我说了你也记不住。请你让诸娜来做记录,我知道你最终不会放过我,想最后见她一面。”

    看来李正坤倒是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的结局,包升权想,既然如此,干脆就满足李正坤这个小小的要求,让他交代得痛快一些,于是唤进保安,命将诸娜速速带来。在包升权心中,李正坤交代完必须死,而费洁先留着淫乐一阵,厌倦之后再杀掉不迟。

    诸娜被带到,见到李正坤和费洁,大吃一惊:“你们不是跳海逃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李正坤见诸娜脸上、胳膊上都有鞭痕,问道:“这老王八蛋打你了?”

    诸娜点点头。

    包升权道:“打她怎么啦,她发小脾气令我生气,我当然要让她吃点小苦头。”

    李正坤对诸娜道:“你放心,我会加倍惩罚这老王八蛋,替你报仇。”

    包升权不觉好笑:“你这小王八蛋,生死只在我弹指之间,还敢说大话。快说,你怎么知道岛上藏有黄金?”

    李正坤道:“诸娜、费洁,你们相信我吗?”

    两个女人都说绝对相信。

    李正坤道:“那就好,一会儿不管是我本人还是包升权,只要这个人嘴里说出‘我是坤老爷’,你们就要相信他,照他说的话做。”

    两个女人表示记住了,包升权却突然觉得后脊背冒凉气,感到李正坤一下子离得很远,变得小而梦幻,充满邪恶。他努力眨眨眼,将冲锋枪操在手中,对着李正坤胸口,跺跺脚,咬牙道:“李正坤,老子数三下,再不说正题,我就搂火!一、二——”

    诸娜和费洁的心瞬间提到嗓子眼儿。

    李正坤闭目靠在柱子上,离身而出,冲上来将包升权的魂魄蓦地拉出了躯体。

    包升权的右手手指正好收紧,嘴里狞笑道:“小王八蛋,老子不要黄金了,只要你的小命儿!”却没听见枪响,一看手中,空空如也,冲锋枪呢?一个大汉倒伏桌上,身下压着一把冲锋枪,大汉满脸胳腮胡须,看着眼熟。

    一个年青强壮的陌生人站在身边,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包升权大怒,跳起来向倒伏桌上的大汉奔去,想抢夺冲锋枪,手虽摸着枪托,却无法一下抓起,只将枪移动了几寸,他急出一身大汗,拼命抢抓,冲锋枪移出来,却又掉到了桌下。

    陌生人走过来,一脚踢在他腰上,他翻倒在地,腰里钻心地疼痛,一时站不起来。

    包升权心中骇然,张惶问道:“你是谁,怎么进来的?”

    陌生人哈哈大笑:“不妨告诉你实情,我是阴差李正坤,已拘你魂魄。你已经死了,那个趴在桌上的身躯便是你的尸体。”

    “我已死了!呜呜——我不想死——李正坤,求你放我回去吧!”

    “放你回去,我在阳间的事可就不好办喽。你不是说过吗,人生百年,终究一死,如今你就死了,恋生无用,还是赶紧面对现实吧,否则可得受苦。”

    “哦——你也叫李正坤,跟阳间那小王八蛋同一个名字,你们是什么关系?”

    尚未说完,李正坤抬起脚对着他又是一阵猛踢,骨裂之声清晰可闻,包升权浑身肋骨悉数折断,痛彻心肺。

    “叫老爷。”李正坤道。

    包升权叫道:“我明白了,你跟阳间那个李正坤是同一个人。”

    “我不是人,是鬼,你也一样,只不过你是一个一无所能的小鬼儿,而我是无常殿差役,殴打、役使你是我职责所系。你在阳间之时,做恶多端,死有余辜,死后在黄泉路上受苦,并接受审判,受审之后再坠地狱受难,都是你鬼生里题中应有之义。但是,如果你现在配合老爷我完成阳间的事,老爷我可以让你在黄泉路上少受点苦。如果你不信老爷的话,老爷便让事实说话。”

    言毕,李正坤一脚揣在包升权裆部,包升权先感到下身一热,紧接着觉得热辣辣的,还没反应过来,剧烈的疼痛就排山倒海一般袭来,几使他窒息。

    憋了好一阵,他才呼痛出声:“啊——好痛!李正坤,你爆了我的蛋!”

    李正坤道:“在人间时,你仗着黑道之力,为非作歹,祸害多少良家女子,诸娜、费洁就是典型代表。我废了你的蛋,让你变成一个太监鬼,就是要让你只要一想起活着时的荒唐,便悔青肠子。”

    “李正坤,你好歹毒!”

    “叫老爷!”

    李正坤又一脚踩在他破碎的裆部,可谓屋漏偏遭连夜雨,船破又遇打头风,巨大而持续的疼痛使包升权彻底丧失判断力,李正坤说什么就是什么,叫他怎么样就怎么样,一迭连声叫道:“老爷!老爷!”呵呵。

    “叫得好!”李正坤继续狂踩。

    包升权已感受不到痛,或者说伤害虽未停止,疼痛却没增加,因为他下面已空了,什么都没有。

    包升权挣扎着坐起来,看着自己身下空荡荡的,只有一片血污,一股荒诞感油然而生,再看看趴在桌上自己的尸体,觉得这他妈绝对是活着时做梦,而非死后受虐。

    李正坤又照着他脸狠揣一脚,他原本有些麻木的感觉被再次唤醒,头脑也逐渐明白,不得不接受自己已经死亡的现实。活着时他是拾荒组的老大,手下弟兄、保安众多,走哪儿都前呼后拥,又巧取豪夺、诈骗勒索了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钱财,从来都是他欺凌侮辱别人,什么时候受过别
该站采集不完全,请到原文地址:(https://www.chinayueju.com/book/5045/10611237.html)阅读,如您已在阅橘小说(https://www.chinayueju.com),请关闭浏览器广告拦截插件,即可显示全部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