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橘小说 > 其他小说 > 男主总打断我的死遁进度条 > 第28章 第 28 章
    潘千葵是被嘈杂的人声吵醒的。

    或者说, 不单纯是“人声”,而是混合了不甘、厌恶、烦闷、绝望等等负面情绪的恶意,搭乘着各种各样的声音一起向她袭来。

    “救救我啊, 我不想死……”

    “好人啊,我好饿啊, 给我点新鲜的血肉……咕噜噜,把你的大腿送给我吧……”

    “合格的祭品……我闻到你的味道了……嘶嘶……”

    潘千葵:……

    打开手机的手电筒功能, 往静悄悄的四周照了一下, 她确定自己出现幻听了。

    [不是幻听啊葵葵!这都是不知道哪里传过来的‘别人的’心音!]系统尖叫道, [刚才防御墙被什么奇怪的东西冲击了,要是被它得逞, 你的心音也要被外泄给不知道什么人了!是我严防死守, 那玩意儿才没成功的!]

    ——虽然没成功, 但也称不上失败。

    潘千葵的心音被防住了,但也只是从“双向流通”变成了“单向接收”,她的脑中这会儿像是有十几个声音吱儿哇地开派对, 还是断断续续、忽远忽近的那种。

    她没费什么劲就找到了源头——

    无名指上的黄线这会儿明明灭灭地闪烁个不停, 像是个电流不稳定的老式灯泡。

    它缠得更紧了, 起码潘千葵有了明显的手指活动不畅的感觉,继续发展下去也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

    她思考了一下找把刀把手指切掉的可能性,没准就能一次性摆脱诅咒了呢?

    [葵葵, 你怎么能有这么危险的想法!]

    系统说得对,从“背负关键线索的路人”掉档为“毫无用处的路人”毫无必要,留着它还能当个诱饵的作用。

    [???]

    她继续理智地思考:而且也不见得能“摆脱”,如果她的大脑都异变到能听到奇怪声音了,大概率是已经寄生到她身上了。

    古代有种说法,大意是说左手的无名指有一根血管直通心脏, 故称之为爱情之脉,后又衍生出将结婚戒指要戴在上面的传统习俗。

    这虽被现代医学证明是错的(实际上每根手指的血管都跟心脏相连),但因着其的深入人心,象征意义要远高于“现实”,这就导致它在一些特殊时刻反而拥有了“现实化”的效果。

    在妖物的咒杀行为中,“相信”和“规则”是最高级的压迫力——即“约定俗成”。

    如果人人都相信左手的无名指可以影响心脏,那在鬼怪的世界中,它就可以是真的。

    ……还是先放着不管吧。

    系统突然想起来了:[对了葵葵,这是不是就是牧琳说的那个,成为教徒以后的副作用‘心声共享’啊?]

    潘千葵是看不到论坛的,因此系统简单地跟她复述了一下:牧琳当初想要让桑嘉奕跟她一起举行仪式,就是因为教徒间能够“心声共享”,想让男友和她之间毫无秘密,真正做到“亲如一人”。

    她应了一声,疑惑道:“心声是凌晨出现的……为什么会在那个时候突然达成‘入教’的条件呢?”

    她那会儿正在睡觉,什么也没做。

    那就是外部的因素了吗?

    时间?

    还是说,某个原本达不到的困难条件,终于在零点的时候达成了呢?

    零点……

    想到这里,她将手机的灯光往枕边一照。

    印在墙上的规则变化了——

    ——————

    8-迷宫规则:

    1房间内不属于安全区,请自行寻找出路,或考虑通过“关卡”换取提示;

    2你最好是顺光行走;

    3你已成为狩猎目标,请注意辨识同伴和猎手;

    4关卡随机分布于迷宫中,死胡同有时候并不代表运气不好;

    5能量塔如出现毁损,则本轮游戏提前终结,积分归于离塔最近的人。

    6请注意避开“黑暗之源”,切记切记。

    ——————

    [积分?]系统看糊涂了,[什么积分?情报里哪里有说过这个东西?]

    它已经被接二连三的剧情偏移整懵了。

    原本的剧情里根本就没有这一段,时间线直接就拉到了第二天,这也是它放心让潘千葵一个人睡屋子里的原因——今天晚上本应风平浪静。

    “如果要说积分记录的话……那就只有这个了吧?”潘千葵抬起手腕,被她用发圈捆在手上的钥匙滴溜溜转了一圈。

    果然,房间号的背面出现了一个“0”——那里原本是一片空白。

    她迅速穿好了鞋,拎上挎包,打算出门找人商量情况。

    系统忍不住叫起来:[葵葵,那条湖心寺的过夜规则说了,‘勿要外出’啊!]

    它是属于胆子比较小的类型,刚进来时觉得房间阴森恐怖,但陪着潘千葵呆了那么长时间,熟悉之后竟然又生出一种龟缩在温暖小家中的安心感。

    没准走廊一打开,就是鬼怪游行呢?然后小宿主就这样被“啊呜”一口吞下去,男主找到她的时候,只剩下一堆支零破碎的零部件……

    想到这里,系统瑟瑟发抖了起来。

    “规则被覆盖了,之前适用过夜规则,现在则是迷宫规则,‘勿要外出’是上一版的规则,恐怕已经不能相信了。”潘千葵简单道,“我出去看看情况,不行就再回来……”

    她开锁的手一顿,只觉得脚底有着一股阴寒的气流涌了过来,仿佛有液化的冰凌在捆束她的脚踝。

    在她脑中吵了有一阵的心音,终于像是决出了胜负一样,一个空前强盛的心音压倒了其他所有的声音——

    “找!到!你!了!”

    “灵魂,把灵魂交给我!不需要你的爱了,我可以自己制造爱填进去。只要能让‘那份力量’壮大……祭祀就要完成了!”

    在那撕心裂肺般的狂喜声下,还有一个苍老又弱小的声音:“对不起啊小姑娘,我也拦不住他哈……你快点跑吧……”

    系统尖叫起来——

    [草啊,丑东西怎么阴魂不散的!]

    [啊啊啊葵葵它现在有两个头了,我草,我草,我的眼睛被双倍地伤害了!!]

    潘千葵没有回头去看身后的动静,而是加快了开锁的速度。

    幸好她并没有像某些房间的人一样,用布条或是阻门器将门堵死,因此,她的钥匙一转,门就轻而易举地开了。

    一道光倏地透了进来,她能感觉到,那只堪堪触碰到自己头发的“手”像是汽化了似的,瞬间没了声息。

    她把房门打开得更大了一些,让灯光彻底照了进来,这才往身后看去——

    什么也没有。

    系统惊魂未定道:[葵葵我发誓,刚才突然出现在你背后的,就是那个被泥鳅吃了的大叔……它又长了一个头出来!我滴个亲娘,这比双头泥鳅恶心多了……呕呕呕……]

    它干呕了一阵,奇怪道:[葵葵你怎么不说话?]

    “我在分辨那些心音,想听下大叔在想什么,看能不能找出来他的位置……但他的心音突然变得好小声。”潘千葵老老实实道,“我听不出来了。”

    [好了别想那么多了,我们先离开这个鬼地方,男主,先把男主给摇起来……呃!]

    系统把目光投射到走廊上时,再一次遭遇了惊吓。

    [怎么会变成这样!!]

    整个走廊再也不复先前的明净透亮,灯管处处破碎,一段亮一段暗,还有些地方在不停“滋滋”闪烁着,充斥着不详的味道。

    原本干净的地面堆满了厚厚的一层符纸,仔细看的话,许多符纸的末端还被搓成了一节节的黄线。鲜红的朱砂在走廊地毯上洇开,湿润得宛如刚浇上了一捧从新鲜血肉中淌出的滚烫液体。

    墙上则是“想要爱”、“多爱我一些吧”、“为什么不理我,我好痛苦”等等字样,凌乱中透出书写者精神之狂暴。刀刃划出交叉痕迹很深,使得墙皮变得坑坑洼洼,大块大块地坍圮下来。

    最恐怖的还是——

    其他的房间,消失了。

    原本嵌着门的位置,如今只有一个“门”形状的毛坯墙面。灰扑扑的水泥裸
该站采集不完全,请到原文地址:(https://www.chinayueju.com/book/63049/10611223.html)阅读,如您已在阅橘小说(https://www.chinayueju.com),请关闭浏览器广告拦截插件,即可显示全部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