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橘小说 > 其他小说 > 云归晚 > 第25章 古君
    “妈的!敢坏老子好事!再说一遍哪个不怕死的?”白骨塌上,躺着一个干瘦的人,绿气森森的袍子挂了一串小儿头骨,串成一串,随着衣摆咯咯作响。

    “回主人!那人说,叫……容兮古君!不但毁了咱们的货,还抢走了上贡的美女!最后还在咱们的地盘上种了一棵树!”大鬼咚咚磕头,恨不得将凤容夕说得十恶不赦,生怕牵连到他一丝一毫。

    “放屁!这是哪。这是冥域,鬼呆的地方,种他妈的树,你骗人也不长点脑子!”净王随手拿过一根棒骨,照着手下头就丢过去。

    “带老子去!要是没有树,当场给你头拧下来!”

    净王拎着大鬼就往外走。

    到了事发地。不但看到了树,且还是一颗……梧桐树。经过了一会的生长,已经有数丈高,枝叶繁盛,引来彩光照拂。

    “……你说那人叫什么来着?”净王咬牙切齿。

    “容兮古君!”

    “他妈的……那个老东西不是去了么!”净王丢下大鬼,怒气冲冲地转身走了。

    冥王殿里,冥王抱怨:“这小姑娘神魂复位稳当少说要半月之久,你们带到这来本君还要不要休息了!那个恶心鬼又要找过来!”

    “好了母亲,若是净王找来,大不了我叫昊白去把净王走过的路都擦一遍,暮云公主对我有恩,女儿不能不报啊,要不最近母亲去判官殿里挤一挤。”乐逢之适时上前,说了好些软话,给足了冥王的面子。

    拘魂锁已经解开,正在等卫汐禾醒来。这期间时间已过去良久,偏生这平素温和的面庞,

    还是那样的……可怖。

    “容夕……你今天?”暮云生怕言重了,出言提点却又没有明言。

    “嗯……”凤容夕攥过暮云的手,快出了一口气,看向暮云的脸,表情忽然好了起来,笑言:“没什么,只是听到那净王,眼见那些小鬼作威作福就打心里厌烦。有些忍不住情绪。以后不会了。”

    “你不知道,要不要问问我。”冥王慵懒,倒在躺椅上,后面由昊白和乐逢之轻轻推动,摇摆入秋千,好不惬意。

    暮云和凤容夕齐齐向冥王看去。这次她倒是没有卖关子:“你会烦阿净,是因为凤凰古族的老祖宗,也是凤凰族唯一的正神容兮古君不喜欢阿净。阿净这个人也确实不讨喜,我这个做姐姐的,也是烦得不行。但没办法,总不能宰了他,毕竟我们这些十万年的生灵,都是顺天意生的。谁都宰不掉谁。”

    “难道十万年前,无论是什么种族都生活在一处?”暮云两眼放光,觉着是不是自己探寻的世界就在眼前。

    “小丫头,你可别想打什么坏主意!种族和平那是做梦,万万想不得。十万年前你当是现在?人族这样弱小,魔族妖族仙族冥族,哪个不把他们当点心?”冥王吓得坐起来,两步走到暮云面前,捏起她的小脸仔细地端详,四目相对,暮云只觉得被一抹墨绿的光给吸引,墨绿犹如烈火,将暮云和世界隔绝,只有冥王走过来,冥火将两人围拢在一处,火焰本该炽热,但这绿火却寒意森森,直扑灵魂。暮云此时觉着,身处冥火包围,甚至比流放北地时那种体外的寒冷有过之无不及。

    “世界大同有什么不好?我不明白您为何如此反对,对我这样有恶意。”

    “十万年前,现在世上大多数种族都还未生出,根本没有这般杂乱的情势,上古正神也没有几位,如今的霸主一界之王不过都是那几位正神的后生晚辈罢了。十万年过去,三界各族,也全都是应运天道而生,就算是魔,也都背负命数,你觉得就凭你能够背负数万万的命数在身?”冥王背后影子忽然在冥火的映照下变得张狂暴躁。恨不得将暮云扑倒吃了。

    “天道苍茫,不是我一个千年道行的人能搞懂的,但我知道!奕丞他不是天命,他没权利为了自己的晋升,去祸害其他皇族,去伤害数万万的各族生灵!冥王前辈!这也不是天道吧!如果天道如此,那我也不肯信这样的天道!”暮云不肯后退,步步紧逼,她也想弄清楚冥王究竟站在哪一方。

    “你懂个屁!你知道我从小在他们身边长大!你懂个屁!你知道在这世界上找到微妙的平衡有多难得!茫茫天道若以什么方式运转,那就是天道的选择!还能运转的东西你为何非要让他停止再另寻他法!”冥王恼火,竟然看得见她背后的影子分裂为三个!各个都凶恶地叫嚣着。

    暮云的肩膀被她捏的死死的,只听见冥王冷嘲热讽道:“你以为你是谁。”

    “你什么也不是,只不过是仙族后生而已,不过区区乐族血统,你在我面前什么都不是!你在你身边人面前更是什么都不是!”

    “身边人?”暮云瞬间被泼了冷水。

    “你占着的气运,不过是你身边那个讨厌鬼的,你那点命数,在我面前都像笑话,何况在古君面前。你以为虚无圣意这种秘术世间有几人能掌!”

    “前辈这是何意。”暮云艰难地吐出六字。忽然想起了刚刚凤容夕说到的名号——容兮古君。

    “哼,无知后辈,这世界大而无外,小而无内。区区千年不过尘埃。天真可笑……可笑天真!”

    “阿云?”凤容夕出言打断。

    “啊……容夕!”暮云的精神从束缚之中挣脱开,紧紧地抓着凤容夕的手,有些喘息。

    “瞧这孩子,莫不是沉迷本君的美貌了?祭司大人可要管好自家孩子啊。”冥王拢了拢衣服,对乐逢之说:“我累了,去判官殿休息了。那仙族丫头的事你能做好吧。”

    “啊母亲放心!我可以的!要不我送母亲休息?”

    冥王摇头,什么也未说就离开了。

    冥王走后,四下安静,各怀心思。直到卫汐禾忽然憋喘着醒来惊呼:“凤凰哥哥!我终于见到你们了!”卫汐禾想要扑进凤沉卿的怀中,但却穿身而过,扑了个空。

    “我……我死了吗?呜呜呜呜,暮云姐姐!”卫汐禾看向凑过来的暮云。

    “郡主别怕!只是暂时魂魄不在体内,有冥域少主在郡主会没事的。”凤沉卿赶忙安慰卫汐禾。卫汐禾可怜巴巴的环视周围的一圈人,大家都在点头,这才停止了委屈害怕。

    “好了,仙族的小丫头,我要施法了,你只当睡一觉,醒来就可以回人界了。”乐逢之掏出了法器,一下杵进了卫汐禾灵体的印堂穴。

    术毕,卫汐禾需要就这样躺着。凤沉卿担心,自请留下。看着暮云似乎魂不守舍,凤容夕也不再推脱,只想带着暮云早些休息。

    昊白带着两人,从冥王殿出去,到另一旁的客殿去,刚拐出门,昊白撞在一人身上。

    “妈的,不长眼!你主子都不敢动我分毫,给老子跪下道歉!”浑身恶臭,一身枯骨的枯瘦男人骂骂咧咧,一腿将昊白鞭倒。

    “净……净王殿下,小的错了,这便走!”昊白扶地起身恨不得赶快摆脱了净王。

    凤容夕皱着眉,绕开了净王。

    几人走后,净王大声咒骂:“他妈的,那老不死的怎么他妈的还活着!”

    暮云好不容易躺在了暖床上,偏生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

    “那净王是将你当成了你们族的老祖宗?”

    “嗯,许是吧。我族老祖正是容兮古君。其实族中记载不多,我们也仅仅知道他是一只十余万年的上古神族,地位就好像你们仙族的老祖。之前那一出,我就是假借老祖之名吓一吓他们。没想到还真好用。”凤容夕将暮云圈揽进怀里。

    不过暮云打定主意,要和其他人再打探清楚才行,实在不行就去叫冥王说个清楚,哪怕再置身森冷火海也不算什么!

    于是,六七天后,暮云与乐逢之熟络了起来。


该站采集不完全,请到原文地址:(https://www.chinayueju.com/book/72593/10611218.html)阅读,如您已在阅橘小说(https://www.chinayueju.com),请关闭浏览器广告拦截插件,即可显示全部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