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橘小说 > 其他小说 > 狗血!崽他爹竟然是我磕的CP > 第6章 我爹爹
    江婳外祖,与岳氏半文钱血缘关系也没有,这一两年,三番四次地请大夫调养,岳氏早就心里不痛快。

    “这种事情,急不得,你小人家家的,不知道老人家汤药不能停,三灾两病也是常事,不要太沉不住气了。”

    岳氏撂下脸子道:“还有,你二妹的亲事已经有了眉目,你的事情不能再耽搁了,要尽快点。”

    原来当年江婳祖父跟谢府侯爷交好,江老太爷虽然穷酸,但有文人风骨,颇受侯爷赏识,定下了婚事,不论如何要娶江家长女进顾家,只是至于是自己的嫡孙来娶,还没有定夺,侯爷就归西了。

    这些年来,岳氏颇为不忿,这么好的亲事,怎么轮不到自己亲生的女儿身上。

    顾家两个公子都是才俊,大公子顾宴能袭爵,二公子探花郎脾气古怪些,但也是风骨出众,无论哪一个给她做女婿,岳氏都求之不得。

    因此看自己这位继女,也是左看右看不顺眼,不免刻薄些。

    “让母亲忧心了,是婳儿的不是。”江婳垂眸低声道。

    两家结亲这种事,向来只有男方主动,自己一个闺阁女子,如何能尽快?

    只是不能开口辩解,但人在屋檐下,江老爷秉性软弱,但又贪恋权势富贵,如今心里眼里只有这个夫人,哪里抽得出心思来管自己发妻的女儿。

    江婳又替岳氏奉了茶,闲话了几句,方才恭敬退下。

    江婳本人离开了,她的教养嬷嬷王妈妈却留了下来。

    虽说是教养嬷嬷,不过是岳氏安插在江婳身边的眼线,她虽然知道江婳一个深闺女子,以后的前程肯定是握在自己手里了,但这个继女容貌才学样样俱佳,又不能不让她心生戒备。

    岳氏心中仍然不快:“在府里享受荣华富贵这么多年,也不长点眼力劲儿,什么口也敢开。”

    王妈妈劝道:“依老奴看,大小姐要真嫁给顾大郎,以后怎么说也是个侯门嫡母,对后面两个姐儿的婚事更有益处。”

    “顾二郎虽然才高八斗貌若潘安,但性子孤傲,只怕由不得嫡妻娘家人摆弄,就算是未来再有前程,也比不上现成手里的强。”

    话说得有几分道理,岳氏虽然不高兴,但也知道这里面的厉害关系。

    “是该提醒老爷,多去顾府顾大爷那里走动走动了。”岳氏摩玩着手心玲珑剔透的琥珀佛珠,缓缓地道。

    听泉院里,顾离澈有好几日没来过书斋了,这几日翰林院公案繁忙,春闱的试题正在紧锣密鼓地筹划着,学士拉着这位前科探花,非要他亲自过目斟酌题目。

    昨日在翰林院忙了一天,今日赋闲,顾离澈踱步走向书斋,推开雕花木门,只觉得眼前气象一亮。

    几案还是按照原样的位置摆放,书桌上的印泥、笔筒、墨匣都没有被挪动过。

    顾离澈缓缓走到楠木桌案前,伸出修长手指,指尖在案上轻轻一抚,随即轻放在眼前一瞥,拇指和食指摩挲了一下。

    ——尚可。

    他舒展开眉心。

    顾离澈的书斋是平日里待得最久的地方,比卧房还要重要,他又喜洁,不准那些粗手笨脚的婆子进来,要进来,也只能是二等以上的丫鬟才行。

    而且一尘不染之外,所有的东西都不能随意挪动位置。

    宝笙进来书斋以后,管事丫鬟犹如甩掉了一个烫手山芋,面有窃喜之色,兢兢业业地告知宝笙这打扫书斋应守的三十二条规矩。

    “桌案要用软布粘上茶水来擦拭,不能太湿,也不能太干,公子最喜一尘不染。”

    “那些雕花之处,要用软毛刷轻轻擦拭。”

    “这些墨锭颜色深浅、干润程度、名字和性状一定要记牢,公子虽然有书童,但墨锭的保管是咱们的事。”

    宝笙这才知道知书那个眼神是什么意思。

    一般刚进院子的二等丫鬟都不能在主子近跟前服侍,有道是伴君如伴虎,顾二公子生□□洁,又不喜欢别人揣摩他的心思,长得丑的不要,俗艳的更是不要,对于书斋,又有许多自己的规矩。

    宝笙兢兢翼翼地按照顾离澈的要求把书斋打扫得窗明几净,已经累得腰酸背痛。

    顾离澈站定背手,缓缓打量着自己的书斋,八窗玲珑,轩敞亮堂,但似乎与往日又有些不同。

    视线这才落到桌案上的都承盘里,盘中角落搁着袖珍浮石,上面濡养着碧绿的苔藓,博古架跟前多了一只花瓠,里面没有他最讨厌的花儿粉儿,却浸着一根枝叶欲滴的翠竹。

    ——倒不是躲懒偷闲的人。

    ——只是这么用心,背地里藏的鬼心思该有多深?

    如果是想曲线救国,先从自己这里下手?

    顾离澈轻叹一声,“愚不可及。”

    就算这恶丫鬟伪装得再好,她却错估了兄弟之间也有界限,顾离澈根本就不会跟顾宴提半句宝笙的事情。

    世间女子天真可笑,往往被情爱所恼。

    本想用打扫书斋吓退她,怎知她却迎难而上,真是却傻得可笑。

    顾离澈轻抬眼帘,书斋外就是竹林,婆娑青绿之中,一个小孩的身影撞入视野中。

    那一晚上,宝笙捏住阿满的手答应他,一定会带他再来找爹爹。

    不过却有条件,那便是阿满不能让现在这个爹爹发现他们之间的父子关系。

    宝笙对阿满的解释听上去有些牵强,因为阿满是未来穿越而来的孩子,如果贸然让爹爹知道以后将会发生什么事情,爹爹不光不会相信,还会认为阿满是个满嘴胡话的小骗子。

    阿满不懂什么叫做“穿越”,但他知道,只有听娘亲的话,才能见到朝思暮想的爹爹。

    知书跟在阿满身后,她只知道这个小书童是管家那边新派过来的,据说跟李固李管家还是亲戚。

    因为写得一手好字,还分得清狼毫和羊毫的区别用处,虽然年纪小些,但二公子房中的确是缺一个小书童了,就送了过来。

    阿满的手被知书牵着,知书并不知道那日府外阿满乱认爹的闹剧,只觉得小童稚嫩懂事,便声音轻柔地嘱咐了阿满几句。

    “公子的墨盒和砚台可要保管好了,不要摔着。”

    阿满进了书斋,一见到心心念念的爹爹,这几日担惊受怕的酸楚涌上了心头,顿时眼里湿润,差点撇嘴要哭起来。

    那眼泪还没来得及流出来,宝笙抱着一箱笼晒好的书籍正好走进来撞上。

    宝笙情急之下,腾出一只手,伸出五根手指,向阿满晃了晃。

    “五根糖葫芦。”

    宝笙无声地做出口型。

    阿满这时候经一提醒,方才想起自己跟娘亲之间的约定。

    虽然他很想哭,但——,那可是五根糖葫芦啊,娘亲许诺的实在太多了……

    于是咽了咽口水,撇了撇嘴角,收起心头的哀伤,按照府里大人们教的,恭恭敬敬地向顾离澈行了个礼。

    “二公子好,我是阿满。”

    刚才那番小动作全部落入顾离澈眼底。

    面前的孩童瞳仁黑亮,穿着簇新的衣服,脸蛋粉粉嫩嫩,鼓着腮帮子,强装出大人模样,稚气未脱。

    ——来了一个大的不止,小的也跟过来了?

    前些日子那个梦魇的画面从眼前一闪而过,世上的小童长得相似的也不是没有,顾离澈心里微震,无言地收回视线。

    就那一眼,看得很清楚,小小孩童头上扎着两个发髻,额前垂着刘海,额发蓬起,发际线处似乎有个发旋。

    那日梦魇之时,居高临下看过去,梦中小鬼似乎也有这样一
该站采集不完全,请到原文地址:(https://www.chinayueju.com/book/76430/10611248.html)阅读,如您已在阅橘小说(https://www.chinayueju.com),请关闭浏览器广告拦截插件,即可显示全部章节内容!